原叶的心

生命只有一次,说出的话做出的事消除不了,所以要学会控制自己。

(生賀) 月雨 [bl同人]

写的太好了!!!炒鸡喜欢!!!

喬琦佩裡維:

餅哥生快ww


角色拉郎 百合根友久x寺澤征治


 


 


床上的人睜開了眼睛。


乾涸已久的喉嚨發出嘶嘶的氣音,急促而尖銳,仿佛緊張著什麼,急於表達。


房間一角坐著寫筆記的百合根友久聽見聲音立即起身,幾步跨過去站在了床邊,俯下身去傾聽那人要說什麼。


 “拉上窗簾……”


艱難地聽懂了嘶啞的嗓音傳達的意思,百合根一怔,但隨即明白了什麼,轉身把身後半開的窗簾合上了。


是因為弟弟的緣故吧,不能在白天打開窗簾。沒想到從死亡邊緣走回來的寺澤,第一反應還是多年來照顧弟弟的習慣占了上風,高於一切。


厚重的窗簾遮住了全部的陽光,房間內頓時黑如午夜。


百合根順手點亮了床頭燈。


“稻夫在哪里?”橘黃的燈光給長髮少年蒼白的臉染上暖色,使他不像方才那樣虛弱,虛弱得如同死人。


“放心吧,他很好,子彈都取出來了,沒傷著要害。”百合根安慰地柔聲說道。


兩句話耗盡了剛剛蘇醒的少年的力氣,聽了男人的話,他疲憊但放心地重新闔上眼皮。 


百合根捏了捏手裏的筆記本,心裏泛出一絲酸楚。


 


特殊罪案調查科的百合根,喜歡做筆記,喜歡把一切資訊、線索和自己的思路記錄下來隨時翻看。


剛才他看的那頁上,寫著寺澤征治這個名字。


一個早前出現在報紙訃告上的名字。


 


隔天再次輪到百合根值班,他便衣走進一棟普通的公寓,掏出鑰匙打開門,跟換班的同事打聲招呼,便向房間走去。


推開門,看見寺澤依靠在床頭,眼睛透過那僅開了一條縫隙的窗簾看著外面的天空。


百合根進來,他也沒有挪動一絲目光,好像對身邊的一切根本不在意。 


“不再害怕陽光了?”百合根走近他,盯著他幽深的眼睛說道。


寺澤這才輕輕扭頭看向他,面無表情,眼神波瀾不驚,如盛著一潭死水。


“還是不想講話?”百合根歎口氣。“要喝水嗎?”


他倒了杯水,走過去,放在床頭櫃上,然後打開寺澤右手的手銬。 


寺澤緩慢地拿起水杯,慢慢地抿了一口,期間一直抬著眼睛看著百合根。


百合根笑笑,把椅子挪近了些,坐下來掏出筆記本。


“昨天我去看稻夫了。”


那個名字一脫口,寺澤立刻有了反應。他放下水杯掙扎著起身,瞪著百合根:“他怎麼樣?” 


“槍傷已經痊癒。理事官正著手尋找可以幫他治病的醫療機構,你放心,一切都秘密進行。”


百合根笑著把手裏的筆記本遞過去,“這是他畫的,你看看。”


寺澤顫抖著手接過本子,上面用蠟筆畫了一個長頭髮白襯衫的男子,恍如寺澤的模樣,耳邊仿佛能聽見稻夫在叫著“尼醬尼醬”,寺澤的眼睛蒙上一層霧氣。


百合根抽出本子,把畫畫的那一頁撕掉,給了寺澤。


“你留著它吧。”


寺澤感激地看了他一眼,這是從寺澤蘇醒後幾周以來,百合根唯一一次看到他有如此有生氣的眼神,不免也有些感動。


 


一個剛成年的男孩子,因為是孤兒,因為要幫罹患絕症的弟弟治病,誤入了黑幫的生意,又被警匪勾結設了局,連同弟弟一起被斬草除根。


所幸,杉浦,就是勾結黑幫的那個員警,所做的壞事已經進入特殊罪案條調查科的視線,利用寺澤和弟弟被送到醫院搶救的機會,偷樑換柱,對外宣稱兩人已經死亡,暗中把人藏了起來,力圖爭取說服寺澤做污點證人,指控杉浦。


  


“對不起,我要去給你做飯了。所以……”百合根出聲提醒寺澤,寺澤了然地點點頭,把弟弟的畫放在被子上,伸出右手。


百合根握住他細瘦的手腕,一陣心疼,輕輕地重新把它鎖上手銬。


 


廚房裏鍋碗瓢盆一陣叮噹響,寺澤嘴角悄悄爬上了一絲久違了的微笑。


這個人看來不怎麼會做飯呢。


因為是非正式拘禁,秘密調查,所以沒幾個人知道這裏租的公寓,日常起居也模仿正常租客那樣來,飯什麼的都得自己做。


百合根警部,應該比自己大不了幾歲,即使頂著花椰菜頭也是一臉正氣,認真嚴謹得可愛,心地很善良,這是寺澤觀察他幾周得出的結論。


他應該是個好員警。


自己中槍蘇醒過來,幾乎從鬼門關走了一趟,寺澤不敢相信自己還能重新看見白天的太陽。


這個房間裏沒有不能曬太陽的人,可是他還是習慣在白天合上窗簾,把自己置於黑暗中。另一個值班的警官受不了這樣,基本都待在其他房間,留他獨自在幽黑的房間裏。


只有百合根,他是例外。


每次輪到他值班,都會給窗子留條縫,讓外面的新鮮空氣進來,給他輪流把手銬腳銬打開讓他能活動一下。房間裏黑也堅持待在這兒,不時跟寺澤說說話,哪怕寺澤根本不回話,自言自語地講很多外面的生活,經常去看稻夫,回來跟寺澤彙報他的近況讓寺澤放心。


一開始寺澤根本不領情,他已經被一個黑心的員警騙過,無法輕易去相信任何人,可是百合根似乎不同,從他的表情和行為來看,都遠遠超出一個想要換取口供的員警的範疇。


那是為什麼呢?


 


百合根身上還穿著圍裙,端進來兩盤子蛋包飯,一盤放在寺澤面前的小桌子上,一盤放在床頭櫃旁。


給寺澤打開一只手銬。“來嘗嘗看,我跟媽媽新學的!”他一臉得意的笑容。


“哥哥,尼醬……”寺澤有些失神,望著百合根喃喃著。 


“誒?”百合根有些愣怔,沒見過寺澤這個樣子,一時間反應不過來。


寺澤率先回神,她不知道自己剛才是怎麼了,竟然……


大概他太像自己一直以來渴望擁有的親情那樣,對自己溫柔有加。也許是他自己太想要一個照顧弟弟的大哥哥了吧。


有些尷尬地低下頭,寺澤拿起勺子,開始往嘴裏扒飯。


 


“你、你剛才叫我哥哥?!”百合根什麼都好,就是反應不算快,這也是經常被從前的搭檔赤城吐槽的一點。


寺澤不理他,繼續埋頭扒飯。


“尼醬給你擠上番茄醬。”說著,百合根拿起瓶子給寺澤的蛋包飯上擠了一些番茄醬。


寺澤頓了一下,頭也不敢抬,此刻他臉比番茄醬還紅。


百合根揉揉他蓬鬆的頭髮,笑著坐下來,端起自己的那盤,開心地吃起來。


 


夜風溫柔,吹拂著全部拉開的窗簾,發出沙沙的響聲。


房間裏沒有開燈,窗戶打開著,寺澤半坐著看著窗外,今晚的月亮很亮很亮。


百合根也窩在沙發椅裏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
 


“以前,每到這個時候,我就可以帶稻夫出門去公園玩一會。那時候真是我們最快樂的時光。”寺澤凝望著月朗星稀的夜空,慢慢開口。


“很快你就可以跟稻夫一起玩了,我保證。”百合根溫柔地說道。


“我,想見見稻夫,可以嗎?”寺澤看向他,眼睛亮晶晶的,像是星星落進夜空般幽深的眼睛裏。


“你或者稻夫,移動起來目標都太明顯了。”百合根如實說道:“杉浦還在逍遙法外,你們還活著的秘密不能洩露出去,否則不能破案事小,你們的安全還會遭到威脅。他不會善罷甘休的。”


寺澤低下頭,承認百合根說的都是事實,想要見弟弟,想要重新活成一個人,就要對眼前這個人說實話,配合警方。 


深吸了口氣,寺澤抬起頭:“我可以把杉浦跟山下組交易的內幕告訴你。”


百合根眼睛一亮,趕緊掏出筆記本。


“你能抓住他們嗎?”寺澤問道。


百合根認真地對上他的眼睛:“相信我,一定能!”


 


隨著夜風吹進窗子,幾滴雨珠落在寺澤臉上,落在百合根執筆的手背上。


“咦,月亮這麼大,還下雨?”百合根站起來,驚訝道。


“是月雨。”寺澤說。



無論白天黑夜,晴天也會下雨。


即使這樣,雨也不會驅走月亮的光芒。


黑夜和白晝不斷更替,卻不會終結。


他們終將生活在普照的陽光下。


 



 


Fin


 


(安利一波:百合根友久出自《ST紅白科學搜查檔案》役岡田將生;寺澤出自《月光水母》役藤原龍也)


 

发一张美饼的图(*'▽'*)♪